通知:      关于保企会地址的声明                关于保企会免去部分工作人员职务的通知                声明                关于保企会免去部分工作人员职务的通知                保企会工作人员职务变动通知                特别声明                特别声明!                特派员、调研员工作行为管理规定                关于进一步规范保企会所属工作人员业务工作活动的通知                2014年冬季培训通知                关于延缓举办《直销业权益保护与健康发展研讨会》的通知                换发新证件通知                保企会《专刊》征订通知                关于建立中国企业合法权益保护网•地方分网工作通知                

法制天下    

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制天下  > 河北政法委:望媒体勿用冤案字眼审判聂树斌案         

河北政法委:望媒体勿用冤案字眼审判聂树斌案

 

 

2013年06月25日13:40  新闻晚报

晚报记者程绩报道

  今天上午9点,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再次开庭审理王书金故意杀人、强奸上诉一案。此次开庭只对上诉人王书金提出的供述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以下简称西郊案)构成重大立功的上诉理由进行审理,聂树斌(1995年因犯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被依法判处死刑)的母亲张焕枝和聂树斌的姐夫被准许旁听庭审。另外参加旁听的有人大代表、学者、律师、新闻媒体记者及当地各界群众二百余人。上午11点,法庭宣布休庭。

  在法庭上,上诉人王书金的上诉理由是:原判认定的三起故意杀人、强奸犯罪事实属自首,应从轻处罚;所供述的西郊案,是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属重大立功,应从轻处罚。

  检方认为,西郊案并非王书金所为,王书金的供述与该案的实际情况在关键情节上存在重大差异,理由有四点:

  第一,王书金关于被人害尸体特征的供述与西郊案实际情况不符。该案中被害人尸体身穿白色背心,足穿尼绒袜,颈部压有玉米秸,拿开玉米秸后,可见一件花衬衣缠绕在颈部。王书金仅供述其强奸杀人被害人,没有供述被害人颈部缠绕花衬衣的情节。

  第二,王书金关于杀人手段的供述与西郊案的实际情况不符。该案中被害人尸体除颈部有花衬衣缠绕外,全身未发现骨折;被害人系窒息死亡,王书金供述的是先掐被害人脖子,后跺胸致被害人当场死亡。

  第三,王书金关于作案具体时间的供述与西郊案实际情况不符。

  第四,王书金关于被害人的身高供述与被害人实际身高不符。

  对于王书金供述的西郊案现场部分情况,检方认为,西郊案发生在1994年8月,案发时,王书金就在案发现场附近的工地打工,工地距现场距离100米左右。据王书金供述,在打工期间,王书金中午不休息,经常在工地周围转悠,对现场周围的环境、道路、地形比较熟悉。该案案发后,公安机关曾找过王书金及其工友了解情况。 8月5日被害人下班失踪后,其家属即向公安机关报案,并组织人员进行查找,被害人衣服和尸体被找到后,公安机关对案发现场进行了勘察,不少群众围观。所以王书金供述的现场情况不足为奇。

  “一案两凶久拖不审”曾引发质疑

  据新华社新媒体电

  作为发生在1994年的一桩强奸杀人案“凶手”,河北省石家庄人聂树斌已于1995年被执行死刑。 2005年,河北省广平县人王书金被河南警方抓获,他主动供述曾强奸多名妇女并杀死4人,其中包括一起“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与聂树斌案高度重合。由此,“一案两凶”引发舆论长期以来对聂树斌案司法公正性的质疑。

  聂树斌案是否是一桩冤案?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25日将开庭审理王书金强奸杀人案,虽暂时不可能彻底解开悬念,却至少能让公众从侧面了解更多聂树斌案的相关信息,这离查明最后的事实真相显然又前进一步。

  “凶手”伏法10年后又现“凶手”

  1994年8月5日,石家庄市液压件厂女工康某在市西郊玉米地遭强奸后身亡,当时20岁的鹿泉市冶金机械厂工人聂树斌因被警方认定有重大作案嫌疑,于1994年10月1日被拘留,同年10月9日被逮捕。

  1995年3月,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和强奸妇女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1995年4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判处聂树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随后聂树斌很快被执行死刑。

  2005年1月,河南省荥阳警方在当地抓获一名可疑男子,经审讯这名男子交待自己叫王书金,河北省广平县人,曾强奸多名妇女并杀害4人,其中有“1994年曾在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强奸杀害一名妇女”的内容。在移交给河北省警方后,王书金得知这桩案件早就被侦破,“凶手”聂树斌已在10年前被执行死刑。

  2007年3月12日,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王书金做出一审判决:被告人王书金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王书金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主要理由是“检方未起诉他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一起奸杀案。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受理并于当年曾进行了二审开庭。

  2013年6月21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称王书金强奸杀人案将于6月25日在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这将是王书金案二审的再次开庭。

  “希望媒体不要用‘冤案’等字眼提前进行舆论审判”

  “王书金案时隔6年后才再次开庭,时间确实拖得久了些,这是不可回避的事实。但王书金案中有些情节疑似涉及另外的案件,本着负责任的态度,我们进行了大量细致的调查,确保事实准确为先,所以才导致时间跨度较大。 ”对于王书金案久拖不审的质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一位法官这样告诉记者。

  王书金的代理律师朱爱民透露,被告人王书金在2005年1月接受河南荥阳警方审讯时,就曾供述自己在河北省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里强奸杀害一名妇女,移交给河北广平警方后,王书金又供述过同样的犯罪事实,而当时外界还没有开始关注聂树斌案,可以说王书金是在没有任何外界信息来源的情况下作出这些供述的,因此这些供述可信度极高。王书金案被媒体曝光后,聂树斌案才得到舆论高度关注。

  自从王书金案出现后,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就踏上了漫长的上访之路。为了给儿子翻案,张焕枝聘请了律师,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请求撤销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1995年对聂树斌做出的判决,依法对聂树斌案进行重新审理。“我每个月至少去一次河北省高院询问情况,每次法院都答复称‘你要耐心等待,我们一直在做工作’。 ”

  对于即将再次开庭的王书金案,张焕枝充满了期待,“虽然不是再审聂树斌案,但这毕竟是往前走了一步。 ”

  不过聂家聘请的代理律师刘博今没那么乐观,他认为,此次开庭审理很可能会维持原判,毕竟“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已经过去19年了,很多证据不好搜集,仅凭王书金的口供很难定案,而一旦出现这样的结果将增加聂树斌案翻案的难度。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目前还没有就是否再审聂树斌案做出明确表态,也拒绝了刘博今对聂树斌案卷宗阅卷的申请。对此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表示,聂树斌案仍在依法核查中,该案案情复杂,涉案证据材料较多,一些证据材料时间跨度大,对相关证人证言的核查比较复杂,核查工作虽已取得一定进展,但案件核查工作整体难度较大。由于还没有确定再审聂树斌案,所以律师暂时无法阅卷。

  河北省政法委一位负责人表示,王书金案和聂树斌案引发舆论持续关注,河北政法部门坚决支持媒体对司法公正的监督,但也希望媒体尊重法律,不要直接用“冤案”等字眼提前进行“舆论审判”。这位负责人强调:司法部门一定会公正审理王书金案,一旦聂树斌案核查工作结束,也会向社会公布结果。

Copyright (c)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企业合法权益保护网    京ICP备12033377号-1
主办单位:中国市场学会保护企业合法权益专业委员会  版权所有:北京中市维企商务调查中心
法律支持:北京爱义律师事务所   媒体支持:GTV光明电视管理观察频道